小说:猪脚的狠辣,是有意为之还是另有所图,只有夏侯知道。

国际新闻 浏览(1800)

fe2200005ae7800f1ebc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去天羽宗的路程不算太远,众人抬着晨雨只走了将近半个时辰就到了。经过三年的发展,此刻的天羽宗已经从以前的十几处木屋,变成了现在成千上万处木屋了。

高耸的土堆上,一座气势宏伟的建筑屹立在上面,不用说,那就是天羽宗的主殿了,没有特别的装饰,完全就是迷失森林的风格,简单而原始,各种花鸟虫鱼图案,布满了整个外墙,为主殿的整体形势只突出一个字,那就是大,巨大无不。

仟陌交通,鸡犬相闻,适龄的儿童们,嘻嘻闹闹的跑动着,远处劳作的人们,看见残军恭谨的抬着一位年轻人向天羽宗主殿而去,都好奇的围了过来。

此时,一位老者越众而出,直直的扑在地上,低着头,高声呼喊着:“宗主!你终于回来啦!”

“宗主!”反应过来的众人,齐刷刷的跪地高呼道。

“你们还记得我啊!”晨雨喃喃自语道。结果山呼海啸般的呼声一下子就惊动了主殿里的众人。

在信使的通报下,主管天羽宗的夏侯荣德带领着整个天羽宗的各部首领,衣冠华丽的走出主殿,恭谨的站立在长梯上,等待着残军抬的那顶轿子落地。

“属下,参见宗主!”

又是一阵山呼海啸的呼喊声。对于这种形式,晨雨不是特别喜欢,但是现在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有微笑的走上前,扶起夏侯荣德,勉慰了几句后,就在夏侯荣德的带领下,来到了主殿。

刚进门的晨雨,就看见了三年为见的母亲。离开时晨母还是满头青丝,结果现在再见到晨母的时候,她已经满头白发了。此刻,晨雨心头只感到一阵阵的痛楚。

“母亲!”晨雨双膝跪地,扑到晨雨怀里,大声的喊道。

“回来就好,孩子!”晨母抚摸着晨雨的头,欣喜之情不言于表。

两人寒暄了一阵后,晨雨就把晨母给搀扶回了房间后,就在李二蛋的带领下,又一次的来到了主殿里,端坐在主位上的他,第一次感到了权力的滋味,一声命下,万人折服。

在晨雨离开后,都是夏侯荣德在管理着整个天羽宗,为此,他第一个站起来,先给晨雨介绍了现场的各部首领。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

迷失森林里被晨雨杀死的那个肖十三,竟然是天羽宗第二大势力肖家的长子。难怪那个肖十三会如此嚣张,而且在他出事后,号称天羽宗御林军的残军也能全部出动,由此可见,这个肖家的权势已经可以说把持住了整个天羽宗。

听完了夏侯荣德的讲述,晨雨冠冕堂皇的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就吩咐夏侯荣德准备酒席,他要和这些首领们不醉不归。酒席上,晨雨的豪爽,让各部首领们放松了警惕,大家都开怀畅饮,而这期间,就属犀牛怪这个家伙最疯狂,逮住谁,不把谁灌趴下,就不会放手。

酒席从傍晚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天明,各部首领和他们的手下都被灌趴下了,直到他们家里的仆人闻讯赶来,搀扶着他们离开后,这场酒席才结束。

经历过烈火醇洗礼的晨雨,现在完全就是千杯不倒,等到各部首领离开后,晨雨就把李二蛋给叫醒,转身向密室走去了,期间,犀牛怪这个家伙不知怎么的,非要跟过来。

而且还不止他,就连已经醉的不醒人事的夏侯荣德,在见到晨雨离开的背影后,也琅琅锵锵的跟在后面,大家一起来到了一处密室。晨雨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醉眼朦胧的夏侯荣德,开口道:

“好啦!不要装了,下面我说的话,希望你能认真听!”

夏侯荣德见晨雨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假醉,马上一改醉态,端坐的椅子上,端起茶碗,压了一口茶,微笑的说道:

“都说宗主年少有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也不妄我这三年来的兢兢业业!”

“辛苦你了,夏侯先生!”

“不辛苦,我只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两人东一句,西一句,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弄的犀牛怪和李二蛋一头雾水,但是作为当事人的二人,却知道各自要表达的意思。通过谈话中,晨雨知道,夏侯荣德早就知道天羽宗现在面临的问题,但他就是没有理会,留着这些问题,也是对晨雨的考验。如果晨雨能完美的解决,那他就留下,反之,他就走。

晨雨对夏侯荣德微笑的点了一下头后,就结束了二人的对话。夏侯荣德继续喝茶,而晨雨衬着自己的脑袋,想了一刻钟后,转身对李二蛋说道:

“你能控制你手下的人吗?”

听到这话的李二蛋,满脸通红,作为立誓要成为晨雨近卫军的人,在面对首领的质疑,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为此,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忠心。

李二蛋铿锵的一声,抽了自己的佩刀,举起刀就要再次斩向自己的断手,以血明誓。晨雨见状,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李二蛋的右手,轻声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马上召集手下,把肖家和与他们有关联的家族,全部连根拔起,鸡犬不留!”

“呼哈!”

李二蛋行了一个军礼,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此地他心里想到,既然首领不让我用自己的血来明誓,那就用敌人的鲜血来表达我们残军的誓言吧!

咋听这个命令,夏侯荣德明显的吓了一跳,他以为这个面容清秀的首领,一定会杀几个人来立威,结果现在却是要杀个血流成河。“不知道他该怎么收场呢?”

至于犀牛怪却没有这么多顾虑,一听说要杀人,那兴奋的尽头,就差点把房子给拆了。手提巨斧的他,嚎叫的冲出了房间,跟随在李二蛋身后,一起跑向了肖家。

“不知,夏侯先生,对我可满意?”

晨雨笑眯眯的看着喝茶不语的夏侯荣德,问了这么一句话,即是试探也是考量。毕竟晨雨只知道夏侯荣德是晨母身边那个老仆人的侄儿,而且在离开天羽宗的时候,他也没有见过夏侯荣德。麻烦事情还是一起解决了好,这就是晨雨现在的想法。

“呵呵,可造之人!”夏侯荣德轻飘飘的说了这么一句,就站起来,恭谨的对晨雨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

“有趣!”

面对挑战,晨雨从来就没有畏惧过。要想收复一个人心,那是个漫长的过程,尤其是胸怀大才之人,那简直不亚于一场生死斗,其中的凶险,不言而喻。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