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东:从“投资不过山海关”到“投资必过山海关”

国内新闻 浏览(1706)

东北经济筑底企稳,稳中有升、稳中向好。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辽宁省GDP增长率自2014年第四季度以来首次回归6%,表明辽宁经济不仅保持稳定,积极的趋势,也开始跟上国家的水平。此外,全省公共预算收入和工业增加值分别增长8%和9%,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在当前世界经济增长和国际贸易增长呈现放缓趋势、外部不确定性因素依然较多的情况下,东北经济不仅实现了良好开局,并且呈现出经济质量转高、效益转好、结构转优、动力转强的明显信号。商业特赦投资的背后是东北市场的转型。外部世界逐渐看到了东北在新时代的潜力和未来。

振兴东北地区的新一轮政策红利也是吸引当地民营企业关注的重要因素。东北振兴作为中国经济的重要增长极,将迎来新一轮的政策红利。今年6月,国务院召开领导小组会议,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加大力度推进改革开放,努力实现东北全面振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赴辽宁省和吉林省开展东北上半年经济运行和“十四五”期间振兴东北地区的研究。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还举办了东北合作座谈会和实况经验交流会,强调深化促进东北发展的国家战略,京津冀协调发展河北地区,长江经济带的发展,以及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湾地区的建设。对接整合,培养新的发展势头。 7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辽宁考察期间强调,振兴东北的关键是改革开放。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与振兴东北有关的研究和部署工作已全面展开。据报道,国家将设立振兴东北特殊转移支付给予斜向支持。推动建立跨区域产业转移税收分享机制。采取更加开放的措施,创建一个专注于东北亚的开放合作高地。

外来的投资要与培育内生动力相结合

新一轮的东北投资热,与上一轮对东北投资热相比,呈现出新的特点,那就是投资的主体主要是国内知名民企,投入的主要领域,主要是新兴市场领域。

马云,王健林,徐家印为东北地区带来了大规模的项目和巨额资金,利用资本的力量支持东北的发展。这些私营企业已将其芯片放在东北地区。他们的资本注入不仅带来了投资,而且带来了振兴东北的信心,这引发了资本市场对东北的新一轮关注。

这些私营企业不仅为东北地区带来了急需的资金,还带来了新兴产业,新产品,新技术,新形式和新模式。这个“五新”恰恰是东北地区最稀缺的。恒大投资1200亿元建设轮毂电机,新能源汽车和新能源电池。这是近五年来新兴汽车企业首次落户东北地区,为东北地区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注入了强劲动力。腾讯和阿里巴巴都表示将充分发挥用户资源,平台网络和信息技术的优势,积极开展与地方政府在数字政府,数字农业和智慧城市发展方面的务实合作,以激发年轻人的创新和创业精神。活力。这将有助于东北工业的转型升级和质量和效率的提高。

新旧动能的转变已成为推动东北地区优质发展,培育和加强新动能的战略选择,必须抓住“激励创新,推动内生动力”的立足点。近年来,东北经济的发展一直很困难。它是传统产业衰落的支柱,传统动能也有所下降,新动能和新兴产业尚未发展。因此,东北地区目前正在转换新旧动能。老化供应不会产生新的需求。因此,振兴的本质是发展新兴产业,培育新的动能。东北就像一辆“旧车”。添加一些油并添加一些水是不够的。它需要大修,需要改变“引擎”。

在东北地区的结构调整中,必须抓住新技术革命的新机遇,抓住国家机遇,促进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在动能转化的基础上,走新方向作为大方向,做好“从无到有”吸引国内外企业投资产业,带动创新振兴新动能,使新兴产业尽快成为新的支柱产业。形成多点支持,多产业,多发展的产业发展格局。对于传统产业,我们还要做好“新老学生”,把新旧,新老,新旧改变,增加库存,挖掘潜力传统产业,升级和推广它正在转变为高端,低碳,智能化。

当然,在吸引外来资本“大鳄”的同时,切不可忽视小微企业的作用,忽视小微企业的投资意愿。小微企业的创业和管理成本较低,市场具有较强的应变能力,这对大企业来说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与此同时,小微科技中小企业的发展是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的不竭动力。目前,,中小微企业已成为很多地区经济增长的助推器和社会稳定的调节器,成为推动产业结构调整的底层力量。而科技型小微企业迅速发展,已经成为技术进步中最活跃的创新主体。与南方部分城市相比,东北地区的小微企业水平相对较低,民营经济的质量与发展水平差距较大。振兴东北必须重建微观基础,加强微观主体。其中一个关键是大力发展小微企业和民营经济,使民营经济成为市场经济微观基础的主体。抓“小”,体现的是一种放眼未来的眼界,也体现了做慢工、做细活的定力。抓经济,既需要抓立竿见影的大项目、大投资,也需要扶持成百上千的小微企业。抓“小”,反应的是一种精神境界,一种创新理念。抓小,是大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