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证券前员工举报总裁行贿上位:称是公开秘密

国内新闻 浏览(759)

?

长江证券前雇员报告贿赂总统:没有证据,据说是公开的秘密

8月14日,前雇员报告长江证券研究所许多高级管理人员的消息在金融界。

一位名为“Daily Billion Cherry Sister”的微博网友发布了微博的公开报道,声称曾在长江证券研究所工作,其职位是公募基金销售,报道现任长江证券总裁刘元瑞,副研究员翟伯华董事贿赂,以及销售总监和其他违反规则和猜测的人。他还说,由于该研究所领导的领导,他参与了抑郁症。

对此,记者联系双方,并宣布王杰没有提供报告内容的证据。据她介绍,双方冲突的焦点似乎是王杰的离去。她向记者展示了给长江证券领导的两封信,律师信,以及与刘元瑞和淄博华聊天的截图,说他们不仅被迫离开,而且还被公司骚扰。

另一方面,长江证券表示这些报道并非如此。王杰因为没有完成绩效指标而“走出了尽头”。这是公司的市场化就业机制。因为她不满意不接受更新的事实,所以它对公众开放。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发现,长江证券销售团队在2017年新财富上海地区最佳销售服务团队中获得第四名,王杰是获奖团队成员之一。

aeef-ichcymv2735563.jpg

新财富获奖者名单的屏幕截图

8月14日下午,记者联系了发布微博王杰的女士。在电话中,王杰直截了当地说他“不是一个想搞事的人,但他必须尽早做到。”

据她介绍,她于2016年1月4日加入长江证券研究所,并于2018年12月25日辞职,辞职被“逼”。后来,同事们来到家里闹事,猛,扯手机,并打电话给自己。她现在选择打破这个消息的原因是,虽然她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但长江证券仍然传言她是肮脏甚至殴打另一位女同事,所以她无法忍受。

“在他们想要迫使我离开之前,我想不付出任何代价离开,但我不想离开,所以我在各个公司折磨我。后来我去了律师并发了一封律师的信。他们没有我打了3天。因此,我只是解雇了我。然后我失去了一些东西,他们害怕。我来到我家拿手机和电脑。“

“他们一直嫉妒和谣言。我说我已经肮脏很久了。她来我们家闹事。我们的家人打她,所以她打电话给警察,但它完全是捏造的。事实上,他们一大早就问我关于我家的事情。地址,领导组织了五个人到我家来制造麻烦,猛的,想抓电话,后来我正在寻找保安向警方报案。这是十二月26,2018年。“

在官方辞职之前,有迹象表明王杰和长江证券研究所的许多同事并不和谐。

一张记者获得的朋友圈照片显示,王杰在活动结束后发布了一个朋友圈:“现在做一个成绩单,遇到这样一群人,没有人。”并与派出所。照片。在这个朋友圈下,两个长江证券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回答:“因为你不能活,你不能活”和“你可以自己动手”。

“因为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这样做,所以我很着火。我不是一个想做事的人。我想警告他们,不想做事。”

至于微博上提到的证据,王杰表示向媒体提供是不方便的,但她说这些东西在二级市场是公开的秘密,“一检一准”。

面对逐渐发酵的传闻,长江证券于8月14日晚对澎火记者作出回应,认为该报道并非如此。

“报告确实不正确。这是前雇员与我们的履约合同履行之间的争议。由于她没有完成绩效指标,我们公司发出终止劳动合同的通知。她不接受或不满意,所以她各种渠道陷入困境,我们在合同到期后取消合同,“知情人说。

根据长江证券,离开公司后,王杰提出了劳动仲裁。仲裁结果于6月公布,大多数上诉都是不合理的,最终不满意。

根据记者获得的劳动仲裁裁决,王杰说,从2017年7月起,她的月固定工资为5万元,每月的交通费和餐费在配额内报销。其中,交通费用为2000元,用餐金额为400元。自2018年7月以来,长江证券突然每月扣除2万元的工资,王杰的多次谈判毫无结果。 2018年12月25日,长江证券向王杰发出终止劳动合同的通知。由于王杰严重违纪,他非法终止劳动合同,拒绝支付王杰的工资,补贴和经济补偿。王杰询问长江证券:

1. 2018年7月至2018年11月之间支付10万元的工资差额;

2,2018年11月至12月支付运费补贴4000元,餐费补贴800元;

3,支付2018年12月工资差额49,448元;

4,支付2018年10月至12月的食品和饮料报销,22,806.74元;

5,支付2017年度绩效奖金差额14.1万元;

6,支付2018年度绩效奖金45.7万元;

7,非法终止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28,376元。

最后,上海浦东新区劳动和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没有进行调解和裁决:

1,被申请人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将于本奖励生效之日起7日内向申请人申请永洁2018年12月的工资差额.30元;

2,被申请人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将自本奖励生效之日起7日内向申请人王杰支付2018年11月至2018年12月的运费和餐费补贴4092.50元;

3,被申请人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自本奖励生效之日起7日内向申请人王杰支付2018年10月至2018年12月的餐饮费用22,806.74元;

第四,申请人对王杰的其他要求不予支持。

板球记者了解到,长江证券对该仲裁裁决的部分结果表示不满,并提起民事诉讼。

该诉讼有两个方面。首先,原告(即长江证券)无需向被告(即王杰)支付2018年12月的工资差额人民币.3元;二是要求原告在2018年10月至12月期间不向被告支付。每月食品和饮料费用报销金额为569元。

008f-ichcymv2735624.png

民事起诉书

王杰提到,他在离职过程中的待遇是不公平的,由此引起的劳动仲裁程序也存在问题。

8月14日晚,王杰在寄给长江证券领导的一封信中告诉记者,“根据2016年1月4日我进入公司,长江证券作为上市经纪业务法缺失的事实,根据《劳动法》不能提供《员工手册》,没有规章制度,我以“三天不打”为由驳回此次销售!司法部相关领导,部Manpower和研究所要求甘露违反事实并在2017年发布。我的30%奖金是在2018年5月发出的,以逃避支付2017年奖金141,000美元剩余30%的法律责任。“

记者发现,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中,仲裁委员会认定,由于“三天不打拳”,解雇员工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

至于王杰的说法,在劳动仲裁过程中,长江证券有贿赂和假证人。长江证券内部人士表示,目前尚不清楚,但我相信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主编:陈有然SF104